背景:
阅读新闻

《雷波——西昌,行路难!》续

[日期:2013-01-16] 来源:中共雷波县委宣传部  作者:江泽明 [字体: ]
 

110日,《凉山城市新报》刊发了笔者采写的《头痛!喊天!雷波到西昌太难走》,讲述了省道S307线昭觉到雷波段,由于溪洛渡水电站库区基础设施复建和公路升级改造等原因造成行路难的问题。但不管如何难走,迫不得已的雷波人,还得要到西昌、攀枝花等地开会、办事。这些赶路人,大致分两种,一是有车可乘的“公家人”,二是无方便车可搭乘的普通民众。“公家人”,有车可乘,无非驾驶员辛苦点,绕道往返而已。那无方便车可搭乘的普通民众呢?唯一的办法只得到国家批准的客运公司赶车。那么,他们的情形又如何呢?这里,套用湖北民歌《龙船调》中的一句歌词了——

西昌汽车东站售票厅的LED屏上还显示着正常的发班时间和价格等信息。

妹妹要回家,哪个来载我嘛?

“雷波、雷波!马上走”

笔者分别于111日、14日上午,走访了西昌汽车东站。售票厅的LED屏上,还显示着正常的发班时间和价格等信息:

1)走老路,317公里,早上700开始发班,每隔一小时一班,10点结束发班,空调车,88/座,共4班。

2)走新路,238公里,早上700开始发班,每隔一小时一班,中午1200点结束发班,空调车,67/座,共5班。

笔者随即到正在营业的3号窗口询问,得到的答复是:“路不好走,停止发车几个月了。”再问什么时候可以发班,回答说“不清楚”。两个学生模样的小青年,如笔者一般在该窗口询问,得到同样的答复,十分沮丧地走出售票厅。

“雷波、雷波!”“雷波、雷波!马上走。”“雷波、雷波!明天走。”在售票厅门口前,三四个人扯着嗓子喊叫。

通过交流得知,他们就是大家称为“野猪(租)儿”的车主或直接关系人。他们的车型,有面包车、双排座货车、小轿车、越野车等,一般价格是每座200元,为了多赚点,尽量把每车人数凑够才发车。

蜷缩在西昌汽车东站的客车。

掉价的“正规军”

无意中,邂逅了鲁小兵,西昌汽车运输公司115队客车驾驶员。知道他的名字,是因为去年84日他驾驶“川W21639”中巴客车在千万贯乡狮子口路段遭遇飞石险情而急中生智挽救了21名乘客的生命(只有3人受轻伤,其他安然无恙),我们的人员去报道过,但他的“见义勇为”,并没得到嘉奖,不明真相的师兄弟们直嚷着叫他办招待呢。

鲁小兵倾倒了一肚子的苦水,“站在这里,很是开不了口,不好意思像他们那样叫喊。”原来,从去年9月初开始,自雷波县汽车站发班的14辆客车(包括到攀枝花、西昌、昭觉、美姑的),因为道路危险的原因,被迫中止发班。在西昌汽车东站,笔者见到了停靠在站内、线路牌为“西昌——雷波”的客车,有8辆。

“眼睁睁看着车子的轮胎一天天憋下去,心头难受啊。”为了养家糊口,鲁小兵和几个客车驾驶员只好凑钱买了车,继续跑西昌至雷波这条路,选择走云南省巧家县那边,过昭通,再经水(富县)麻(柳湾)高速(注:渝昆高速公路云南境内的第一段),进溪洛渡水电站对外专用路回雷波,与走雅(安)西(昌)、成(都)雅(安)、成(都)乐(山)、乐(山)宜(宾)高速回雷波相比,路况略微差些,但减少了299元的“过路费”,而且里程少、到雷波的时间还快些。

“你们‘正规军’,咋个都跑‘野猪(租)儿’了?”鲁小兵最难堪的,是被那些人笑话。

不该是“无言的结局”

鲁小兵说,其实,雷波县政府方面也想了很多办法,但效果不很好,因为客运线路的改变,牵涉的地区较多。即使客运线路改下来了,需要“双驾”(两个驾驶员换着开一辆车),而乘客不一定满员,除掉正常费用,摊到个人头上的利润就少了,一个月10002000元,谁会干?再则,跑高速公路,需要车辆“整容”,又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鲁小兵还说,雷波县复建办千方百计协调施工单位,对复建路段保持按时通行。但那些临时便道的确很危险,没有150%的把握,是不敢跑的,不敢拿几十人的生命去冒险。“其他人怎么干,我们管不了,但我们是经过专门培训的,有起码的(职业)素质。”

鲁小兵们有他们的难处,需要化解;无方便车可搭乘的普通民众,更有他们的难处,当然只得期盼职能部门出招了。2013年春运(126日至36日,共计40天)在即,希望有关方面真正替民众着想,尽快“特事特办”,给这些人一个妥善的说法。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杨琳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