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陈国安:退休生活更精彩

[日期:2016-04-22] 来源:县委宣传部  作者:江泽明 [字体: ]

 

“我是1993年退休的,20多年来,参加了四川省老年诗词创作研究会、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雷波县作家协会、县彝学会、县海孟协会、黄琅老年协会、黄琅关工委等组织和单位,每天都有事做,每天的事做不完,比工作时还要忙,还要累,还要苦,还要乐……”4月20日,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雷波县黄琅中学退休教师陈国安先生向笔者打开了话匣子,畅谈起幸福的晚年。

立标,追求夕阳红火

陈国安先生原籍云南永善县,出生于1938年9月3日(农历戊寅年闰七月初十),5岁时随父母迁居四川雷波县黄琅乡(现黄琅中心镇)后海村,1960年参加工作,先后在谷米、马湖、黄琅等乡镇中小学校任教。妻子徐明华,黄琅乡人,生于1942年11月19日。他俩1962年2月10日(农历壬寅年正月初六)喜结良缘,生育了5个子女。

“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必然轨迹,想躲,躲不了,想逃,逃不掉。”进入耄耋之年的陈国安先生,对人生有着自己的看法。

他说,自我国改革开放以来,人民的生活条件和医疗条件大大改善,多数人家吃不愁、穿不忧,寿命不断延长。国人的平均寿命达77周岁,全国老年人两亿多,“百岁村”已不稀罕,退休后的年龄和工作年龄基本接近。也就是说,工作30多年,退休后还要活30多年。工作中的30多年容易度过,上班下班、下班上班,极有规律性,有节奏感;退休后的30多年无规律可循,无制度可遵。有些人工作时轰轰烈烈、门庭若市,而退休后无所事事、销声匿迹,或闭门造车,只经营小家庭;或一退到底,不染红尘;或抽烟酗酒,生活无节制,天天玩牌,守着电视看,退休后不久就被物资刺激而死;或两耳不闻窗外事,彻底老死病死;或孤陋寡闻,站也是一天,坐也是一天,呆头傻脑等等。

“我也想尽情吸烟,但肺受不了;想尽情酗酒,但肝受不了;想尽情看电视,但眼睛受不了;想尽情打牌,但钞票受不了,哈哈哈……”经过一段时间思考,陈国安先生选择了退休后积极参加社会活动,找一份永不退休的“职业”,把自己的文化知识、绵薄力量和有生年华奉献给家乡父老,让每天都过得充实、愉快、有意义。

办刊,远扬马湖美名

1993年4月,陈国安先生退休,适逢原凉山州人大教育科科长、退休干部商光涛回故乡黄琅找乡友、同学、仁人志士酝酿筹备成立雷波县海龙寺孟获殿开发协会(简称“海孟协会”),便毫不迟疑地加入其中。6月10日,海孟协会在黄琅工委挂牌成立,他担任了常务副会长兼文化宣传组组长,负责《海孟会刊》的编辑工作。

后来,《海孟会刊》于2010年春季改版创刊为《马湖艺苑》(半年刊),陈国安先生任编委会主任,一方面要策划、组织、审定稿件,一方面要协调、组织人员,更重要的是要“化缘”筹集资金,常常往返于黄琅与县城(锦城镇)之间,不惧风霜雪雨,不计个人得失。经反复推敲,他提炼、确定了《马湖艺苑》的办刊宗旨:展示马湖风情,服务旅游事业,彰显水乡文化,演绎神州风采,培育文学新秀,欣赏名家精品。

到2015年底,《马湖艺苑》已出刊18期,每期印数800册,设有名家巡礼、诗词歌赋、散文天地、小说看台、大家谈、人文地理、民间故事、社会万花筒、历史回眸、情景剧场、书法美术等栏目,“有奖征联”和“和诗”两项互动项目最具“水乡文化”特色,形式多样,内容丰富,一期比一期精美,颇受读者青睐。其发行范围除本县48个乡镇、县级各部门外,还扩展到省内外,特别是档案馆、文化馆、图书馆等公共文化场所。西安读者许树财写信称赞,“《艺苑》办得有声有色,像鲜活的鱼儿在水中跳跃。”

针对编委会成员均年事已高,精力受限,陈国安先生着意发现并动员接纳了何吉玉、杨明燕、杨玉砚3名女青年文学爱好者进入编委会,让她们担任主要工作,壮大了队伍,为“水乡文化”后继有人打下了基础。

眼下,陈国安先生又在为《马湖艺苑》2016年春季刊忙活开了。

“我还要‘跳’满80岁、也就是2018年为止,让《马湖艺苑》在雷波‘旅游兴县’战略中发挥它独特的作用,扩大马湖的知名度、美誉度,吸引更多的游客‘住马湖、唱民歌、祭孟获、拜乳峰、观大坝、看熊猫、游峡谷、逛草原’,为精准脱贫献计出力。”陈国安先生右手握拳,在空中竖着晃了晃。

出书,荟萃诗词精品

2003年9月17日,黄琅农民诗人吴世官在家中设宴,致谢为编印其心血之作《晚晴诗词选》奔走操劳的同仁、亲友。宴前,大家谈诗论文,共祝吴老先生的佳作逢良时、面盛世。受热烈氛围感染,陈国安先生见时机成熟,“噌”的一声站起来,向众人道出了他的一个夙愿——汇编出版《马湖诗词联选集》,愿与诸君共襄盛举。杂然相许声中,筹备小组诞生了。大家一致推举他为组长,在座文朋诗友为筹备小组成员。

马湖,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杰作,是我国已知的第三大高山深水湖泊,1993年2月被四川省人民政府批准为省级风景名胜区,2006年12月被国土资源厅批准为省级地质公园。其东北角湖面有一龟形小岛,俗名大海包,雅称金龟岛,明朝万历十七年(公元1589)在岛上建造了坐北朝南的海龙寺(系省级文物保护单位),供奉彝族英雄人物孟获,乃全国唯一。

如诗如画的马湖,不仅风光绮丽秀美,而且历史文化悠久多元,水乡文化、三国文化、彝汉和解文化在这里水乳交融、和谐发展,遗存了不少的历史陈迹,产生了许多动人的传说,形成了淳朴的风情民俗。自古便有骚人墨客撰联题诗,抒情写意,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华章,更有当今学子文人承古风,扬国粹,通过诗联的自制、步和,又产生了许多佳构。陈国安和其他编选者陶醉其中,在浩如烟海的典籍中披沙炼金,寒来暑往,默默耕耘,历尽7载(2003—2009年)艰辛,在县委宣传部的支持下,通过集资,终于成功编选、出版、发行了《马湖诗词联选集》,向共和国60周年诞辰献上了厚礼。

“诗稿的遴选,跨越时空600多年,包罗大半个中国。我们做了一件前人没有想到、更没有做到,利在当代、功在千秋的大事。”陈国安现在仍深感欣慰,为此,他个人捐款1000元。

写歌,传唱家乡美景

黄琅古镇“水乡文化”沉淀深厚,内涵颇丰,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黄琅本土原创歌曲已扬名全县。1985年金秋,雷波县举办首届溪洛渡“农行杯”文艺大赛,黄琅水泥厂厂长刘华兴组队参赛,在不享受照顾分的前提下,郑崇波独唱的《龙马腾飞》、赵晓君独唱的《我爱马湖秀》双双获得三等奖,舞蹈《彝汉同胞是一家》荣获二等奖,前两首歌曲均是陈国安作词,徐新华作曲。二人旗开得胜,击掌庆贺,点燃了继续合作的热情。

“高高的马湖山,清清的马湖水,马湖山水马湖的情,哺育了革命先辈,养育了子孙万代,啊……”一曲《马湖山水马湖情》,道出了陈国安先生对马湖的浓浓深情,更道出了马湖水系养育的子孙们的心声。一时间,多声部的歌音在马湖上空回旋往复,经久不息。

海孟协会,汇聚人心的同时,激发了文人墨客的创作灵感。陈国安和徐新华深度合作,又写出了《巍巍溪洛渡》、《奔向希望的明天》、《雷波是个好地方》、《火把是条龙》等歌曲,尽情的赞美了溪洛渡和龙马湖,成为2007—2009年黄琅镇春节团拜会的主演节目。2007年2月,黄琅镇人民政府印发了以上歌曲,绵阳市歌舞团青年歌手周友燚倾情为以上歌曲演唱、录音、制碟。2008年,马湖孟获节黄琅文艺专场演出,也以这些原创歌曲为主体。

当“官”,敢于争创第一

2005年2月,黄琅镇成立社区居委会,陈国安先生被连续两届选为居委会主任。在他的主持下,制订了首部《黄琅镇居民守则》;同时,他被选举为两届镇人民代表,竭力办墙报专刊,对马湖风景名胜区环境进行整治,制订了《黄琅集镇街道市场管理条例》,对街道市场进行科学有序管理,对弱势居民予以关心,协助地方政府成功举办2007—2009年连续3年的春节团拜会,先后组建“春韵”、“龙湖溶洞”等文娱队,编写小品、快板10余个。文娱队活跃在街道、村寨,并到县城演出,还赴外省外县交流。婚丧嫁娶、修房造屋、办生祝寿、团族聚会、逢年过节……到处可见他们载歌载舞、热情洋溢、妙趣横生的生动场面。2009年,他协助地方政府成功举办黄琅片区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60周年庆典和红歌会。2014年,他又“受命于危难之间”,策划、指挥举办了该年度马湖大烛会,活动圆满成功。他给两名协办人员每人发了300元补助,自己分文没要,连电话费也是倒贴的。

鉴于陈国安先生的影响力,2013年4月,黄琅镇人民政府指定他为黄琅镇首届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筹建该组织。他通过多方动员、协商,精选了15名有工作经验、责任心强、大公无私的“五老”人员和部分农民,于5月15日成功组建了黄琅镇首届关工委,并制定了《黄琅镇关工委工作试行条例》。6月1日,首次举办“向贫困特殊少年儿童献爱心,实现中国梦”的主题活动,对5村1社区9户19名贫困特殊少年儿童进行慰问,发放爱心物品。这些少年儿童得到书包、文具和营养品后喜行于色,高兴不已,表示自强不息,努力学习,健康成长,将来成为祖国有用的人才,努力实现中国梦。现在,在雷波全县,黄琅镇关工委年年有活动,事事暖人心,走在全县各基层关工委前列,多次受到上级组织表扬。

2013年重阳节,县老协举办雷波县首届中老年人健康运动会。陈国安先生担任教练的黄琅代表队本着“友谊第一,安全第一,团结第一,健康第一”的理念,与锦城等16支队友展开竞争。结果,黄琅代表队囊括了集体项目比赛第一名。在“运篮球迎面接力”训练中,他总结了自己从小学起就爱好的篮球运动经验,提出“低拍球、要弯腰、走直线、快速跑”的12字训练诀;在“端乒乓球迎面接力”训练中,他又总结出“又稳又快、先稳后快、全神贯注、快速冲刺”的16字训练诀,运用到比赛中,立竿见影,效果特好。他个人参加的定时定位投篮球、定时定位拍篮球、打乒乓球也获得单项奖。

入党,了却心中夙愿

2009年,陈国安先生在71岁时终于实现了终身夙愿——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当一枚金光闪闪的党徽别在胸前时,他止不住流出了幸福的热泪。

“中国共产党是伟大、光荣、正确的一个政党。我生在旧社会,却长在新中国,对党的感情,是随着对她的认识,一天天增加的。”陈国安先生说。

之前,陈国安先生3次递交过入党申请书,均石沉大海,杳无音信。第一次是1960年在谷米乡刚走上工作岗位时;第二次是1964年调到马湖乡中心校任教时;第三次在1970年他被推荐到“凉山共大”(全称“凉山州五七共产主义劳动大学”)读书后。每次,他都以为自己表现不错,却事与愿违。沮丧之余,他反思自己,并要求自己“以后要表现得更好”,“让愿望的种子埋得越深,长出的苗子会更茁壮”。

在担任居委会主任期间,陈国安先生办事公道、干净利落,居民拥戴。社区党组织每次搞活动都邀请他参加,深入了解了他的入党动机纯正、能经受住几十年的考验,向他敞开了大门。

泄密,全靠家人支持

“我‘染指’的社会活动实在太多,在这些活动中我付出了努力,也收获了成功。要讲有什么秘密?除了组织的关心、信任,更多的是家人的理解、支持。”回首漫漫人生旅途,陈国安先生感慨不已。

1994年下半年,海孟协会向社会发起募捐活动,集资修缮孟获殿。他的妻子徐明华捷足先登,第一个捐款100元。2016年3月,为支持他办好《马湖艺苑》,妻子徐明华和4个子女主动出手赞助2000元。

“念小学时,我们就坐的一条板凳。”此前笔者去陈国安先生家里采访时,他的妻子徐明华为自己能与陈国安先生走到一起感到很庆幸,“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他成功了,我就高兴。”

徐明华说,他们的子女都很孝顺,“我们都坐了15次飞机啦,没想到吧?他们接我们去上海、厦门、深圳、北京、南京、丽江耍,每次出行都把事情考虑得很周全,生怕我们热着了或冷着了。”

陈国安先生和老伴过惯了在马湖边优美舒适的田园生活,不愿意去大城市安度晚年。子女们对他俩的饮食起居又不放心,怎么办?

“国家的科技发达了,帮了大忙。”去年,在浙江宁波工作的小儿子陈宁回黄琅,在家中安装了视频探头,给他们配套了视频聊天的平板电脑,“这一下,连个猫儿进进出出,他们远在千里之外都清清楚楚。有时候,我们看电视时打瞌睡了,他们会马上打电话来叫醒我们,害怕我们睡着了感冒……”

“真的是苦尽甘来了。国家强大了,我们的日子都好过了。”徐明华说,“陈老师也就可以更好的集中精力为黄琅做事情了。”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gaoying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