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我和《现代汉语词典》有个约会

[日期:2016-09-20] 来源:县委宣传部  作者:吴启昌 [字体: ]

 

在我的书柜里,《现代汉语词典》特别显眼,这本书脊用暗红色塑料胶粘贴过的《现代汉语词典》,已在我身边形影不离整整三十六年,在我寥寥无几的珍藏物品中,它已是最老的古董。这本看似平常的老古董“词典”,却隐藏着鲜为人知的故事。

多五毛钱买《现代汉语词典》

我在公社中学读初中时,数学、物理、化学都是下乡到我们公社一个姓颜的知青当代课老师教我们。据说颜老师数理化水平很高,他有一句常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学会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也许是受其影响的缘故,从那时起我就喜欢数理化。尽管语文老师在评讲作文时,偶尔也将我的作文当作范文念念,但我心里对语文仍然有些恐惧,尤其害怕作文。那时是多么希望有一本词典类的工具书,帮助我消灭学习语文道路上的拦路虎啊!

我高中毕业恰逢恢复高考,我本想考取一所理想的大学,选择与数理化有关的专业,然而天不遂人愿,我被录取进了凉山民族师范学校八零级语文专业班。

那年凉山民族师范学校一共招收了语文、数化和英语共三个专业班。我进校后,找班主任谈了想调整去数化班的愿望。几天后,班主任回答我说,数化班没有人愿意调班,英语班倒是有同学愿意调。我读中学时,正是红卫兵小将高喊:“我是中国人,何必学外文,不懂ABC,照样干革命”的年代,初中根本就没有开设英语课,高中虽然开设了英语,但英语课本都没有一本,谁还认真去学英语呢?没有了调整专业的余地,无可奈何我只好与语言文字打交道。

与语言文字打交道少不了字典、词典等等之类的工具书,可怜那个年代,即使在凉山彝族自治州州府所在地,也仅仅能够在新华书店买到一本《新华字典》,词典之类无踪无迹。

一九八零年春季学期开学,刚到学校就听说新华书店来了《现代汉语词典》。第二天到新华书店门前,果然看到书店张贴的通知,说《现代汉语词典》已出版发行,单价4.50元一本,某某时间开始销售数量有限,售完为止。

我们读师范吃住都是国家免费的,因家在农村生活贫困,家里每月给我五元钱的零花钱。说是零花钱,基本上都是饿的难受时买吃的充饥了。4.50元一本的《现代汉语词典》也就是一个月的零花钱,勒紧裤带忍饥挨饿也必须买。

昭觉是大凉山腹地,海拔高气温低。虽已阳春三月,但晨风刮起仍然刺骨地寒冷。为了购买到《现代汉语词典》,我们好几个同学天不见亮就排在新华书店门前的长龙里。手脚僵硬了,便原地踏步搓手。寒冷大家一点都不怕,最怕的是轮到自己购买时“词典”没有了。

果不其然,书店开门最多卖了一个小时,窗门就“哗”一声关上,售货员宣布《现代汉语词典》已售完,请等待下一批。看到我们前面也还有上百人的购买者,被戏弄的感觉油然而生,但也只有说两句牢骚话,悻悻地回到学校。

一位家在昭觉的同学看我没有买到“词典”,他说,也许他还能够弄到一本。对此,我似信非信。因为书店都没有了哪里还有呢?出乎意料的是第二天,那位同学说,“词典”是有一本,只不过别人要五元钱才卖。

我赶紧上前去捂住同学的嘴,立即把他拉到一边悄声说:“五元就五元,我要了,不要让人听到了。”我就这样用一个月的零花钱买到了197812月出版,收词5.6万条,定价4.50元的第一版《现代汉语词典》。

少五元钱买回不翼而飞的“词典”

有了《现代汉语词典》,学习语文方便多了。一九八零年七月我从凉山民族师范学校毕业走上教师工作岗位,从教小学语文到中学语文,《现代汉语词典》几乎每天都要翻几遍。

在镇上教初中后,一些同学到我寝室交作业,看到《现代汉语词典》,随手翻一页,看到“词典”里把一个汉字的来龙去脉,有几种读音,几种意思,所组成的词语以及解释等等都写的清清楚楚,夸奖说:“吴老师您水平高,原来您是有这样的好书!”

我对同学们说,现在好书太多了,关键要认真去读。书上的知识要装在头脑里才是自己的东西。

在镇中学校园,有一颗百年老桂花树,树干很大至少要三人牵手才能围住,高大约二十余米,树冠就像硕大的太阳伞,每天清晨,小鸟就在树枝间跳跃歌唱。到了农历八月桂花开,桂花浓浓的香味弥漫整个校园。我就住在桂花树下一间即是寝室,又是办公室、厨房等等合为一体的,仅有十余平方米的小屋里。我平时外出不出远门,一般都只关门,不关窗户,学生交作业便放在窗台上。

突然,一天晚上我备课要用《现代汉语词典》,才发现“词典”不见了。仔细回忆,并没有谁借用“词典”。 估计“词典”是被人从窗外顺手牵羊拿走了。好在那时《现代汉语词典》已再版二次、三次了,别说新华书店有卖,镇上的个体书摊也有卖的。算了“读书人偷书不为盗”,再买一本就是了。

过了十多天,我在镇上的个体书摊准备重新买一本《现代汉语词典》,竟然发现我的“词典”在书摊上出售。书摊老板是我们天天都见面的熟人,生意举步维艰。他对我说:“‘词典’我是花钱买来的,你也不要追问是哪个卖的,现在新版的‘词典’单价是五十五元,你如果买回你那本给五十元就可以了。”

我的《现代汉语词典》是第一版,当年历经曲折多花五角钱才买到它,与我相伴快二十年,每一页书页都有我的体温,字里行间有我探索的眼神。我没有说什么,掏出五十元钱递给书摊老板。

一本普通的“词典”,当年我花比单价多五毛钱的价钱买到它,十多年后不翼而飞,我又从书摊老板手中,花比当时单价少五元的价钱买回它。这就是大千世界,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人生,值得我们细细品味。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gaoying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