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母亲割肾救女 谱写母爱深情乐章

[日期:2016-10-12] 来源:县委宣传部  作者:吴启昌 [字体: ]

 

“我虽然少了一个肾,家里还欠下10多万元的债务,但女儿保住了一条命。只要人在,欠债可以慢慢找钱来还。”在雷波县永盛中心乡石关门村,现年41岁的彝族妇女向永芬说。为了挽救患尿毒症的女儿卢玲林年轻的生命,向永芬毅然把自己的一个肾割给女儿换上,母爱比天高,比海深。

幸福家庭  灾祸突降

向永芬与丈夫卢六也养育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全家5口人。卢六也年轻时就考了驾照,10年前,在亲戚朋友资助下,买了一辆二手货车跑运输。向永芬在家种地照顾儿女上学读书,卢六也在外拉货,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2013年,石关门村进行彝家新寨建设,向永芬家毫不犹豫地推倒破旧的土墙房子,建起了两层楼的楼房。

“房子还没有彻底完工,大女儿卢玲林就经常喊肚子痛。”向永芬说,当时忙着修房子,没有把女儿带到大医院去检查,而是在乡卫生院随便开点止疼药给她吃。卢玲林虽然吃了不少止疼药,肚子不但仍然疼痛,而且人也一天比一天消瘦。

2013年底,向永芬读初一的小儿子在学校打篮球时,不小心把两只手臂都摔断了。向永芬把儿子送到县医院治疗的同时,随便也把女儿带去检查。卢玲林检查后,医生说是贫血而且情况有点严重。由于儿子在住院治疗手臂,向永芬便在医院开些治疗贫血的药给女儿吃,并没有引起重视。

20142月刚过完大年,卢玲林身体发烧,还吐血。向永芬与丈夫急忙送女儿到永善县医院去检查。医院检查后说,卢玲林的病情比较严重,县医院没有能力检查治疗,叫他们赶快送到更大的医院去检查。

“我们是217号送到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去的。”向永芬说,医院做了各种各样的检查后,一位姓左的医生找到她,详细询问她家里的情况,特别问她有几个子女。之后,左医生说:“我说了你女儿的病情,你们要挺住哈!”

“得癌症了吗?”向永芬迫不及待地问。

“癌症到不是,是尿毒症晚期,与癌症差不多。”左医生说,百万、千万富翁花光钱财也治不好这种病。最好的治疗办法就是换肾,不过,即使花100万元也不一定能够买到一个好的肾。百万、千万都治不好的病,向永芬一家普通农民,怎么能治好女儿呢?向永芬与丈夫陷入极度悲痛之中。左医生好意地叫向永芬放弃治疗,尽量满足女儿最后的愿望。

挽救女儿 四处求医

医生都劝向永芬放弃对女儿的治疗,向永芬知道女儿病情的严重性。女儿在医院住院透析,她一刻不离地守在病床边。只要女儿开口要吃什么,她马上上街买来。

“女儿不知道自己的病有多严重,我在病床边眼里包满了泪水,却只有悄悄往肚里吞。”向永芬说,透析病情稍微好一点后,大家就带女儿到宜宾的景点去游玩,吃当地好吃的东西,满足她所有的要求。

卢玲林在宜宾透析1个多月后,身体看似好了许多,便出院回家了。一天晚上,一家人看到电视打广告说,北京有一家医院能够治好尿毒症。向永芬在互联网上查,确实有那家医院。

向永芬说,只要能够治好女儿的病,再远都要去,她毫不犹豫带上女儿去北京治疗。

“住进电视打广告的那家医院,医生说有治疗尿毒症的特效药,打一针15000元。”向永芬说,住院的第二天医生就给女儿打了一针特效药,结果病情并没有丝毫好转。医生说打一针效果不明显,隔了几天又打了一针,然而病情依然如故。一针不明显,两针仍然没有一点效果。医生说打第三针时,向永芬婉言谢绝了。那次去北京,卢玲林住院20多天,病情没有好转,她们只好开了一些药出院,来来往往总共花去近10万元。。

回到家里,向永芬只要听人说有什么民间秘方能治疗女儿的病,她想方设法都要把秘方找到给女儿治疗。

据说动物的肾能够补肾,向永芬便经常买动物肾给女儿吃。听说云南民间有个老中医专治肾病,向永芬硬是花费很多精力找到了老中医求药。

“老中医的药方用雷公虫烧鸡蛋吃,太难吃了,而且吃进肚里就呕吐。”卢玲林说,母亲不仅四处求民间秘方,而且还按彝族习惯送菩萨驱邪;又烧香拜佛求菩萨保佑等等,结果花了不少钱,病情却不见好转,最终还是到宜宾医院去透析。

大义母亲 割肾救女

“最初在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出女儿患尿毒症的时候,左医生就说最好的治疗办法是换肾。我就在想能不能把我的肾割一个给女儿换上呢?”向永芬说,她一直想给女儿换肾。

2015年初,卢玲林又住进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透析。碰巧与本县黄琅镇一个同样患肾病的男孩子住在一间病房。男孩的母亲准备把自己的肾割一个给儿子,正在成都华西医院做换肾配型。向永芬听医生说过,花100万元也不一定买的到好肾。即使自己亲人割肾给患者,手术费也是天文数字,而且换肾后的保养还需要巨额资金。最可怕的是万一换肾过程中出现一丝差错,有可能造成人财两空的悲惨结局。或者出现换肾后子女不能痊愈,割肾的母亲反而成了病人。

20154月,我女儿同病房的男孩子在成都华西医院成功地换上他妈妈的肾。”向永芬说,她打电话详细问了男孩子的母亲,回答说总共才花12万元。得知情况后,68日,向永芬便悄悄去成都华西医院配型。628日,医院便通知她配型成功。然而,卢六也知道妻子悄悄去配型的情况后,坚决不同意妻子割肾。他说,即使女儿要换肾,也应该割他的肾给女儿。

“大家都认为割了一个肾,对身体肯定影响很大。”向永芬说,她和丈夫亲自去黄琅看了换肾的母子,看到母子俩都恢复的很好。向永芬说丈夫是一家人的主心骨,自己少一个肾万一身体差了,丈夫可以养活他们一家人。但是,如果丈夫少一个肾身体垮了,他们家就没有希望了。最终,向永芬说服丈夫割自己的肾给女儿。

今年34日,向永芬与女儿双双进了成都华西医院的手术室,经过3多个小时的手术,向永芬的一个肾顺利地植入了女儿的身体。

滴水之恩 将涌泉相报

向永芬与女儿卢玲林做换肾手术已经7个月,母女俩恢复的很好,看上去红光满面精神抖擞。向永芬说,女儿能够活下来,不仅仅是她割肾给女儿,当中少不了各级政府,社会各界好心人士,亲戚朋友和邻里的关心资助。

“我每次去报卢玲林住院的发票,办事的干部都是笑脸相迎马上办理。”向永芬说,她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到县妇联求助,当她讲述了给女儿换肾的情况后,没想到妇联的同志非常热心,她们把情况反映给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基金会为她募得捐款46636.22元。另外,其它单位和社会好心人士,也通过各种渠道为女儿奉献爱心,鼓励她们战胜病魔,早日恢复健康。如果没有各级政府和社会好心人士的关心,也许就没有她们母女俩的今天。

村党支部书记唐顺华说,卢玲林患病后,村两委就把他们一家5口人全部纳入低保,他们在外治病没有时间搞生产,村民们都主动为他家春耕和秋收。精准扶贫启动后,又把他家列为建卡户,想方设法帮助他家,不能因为疾病成为贫困户。

向永芬说,目前还欠亲戚朋友10多万元的债,女儿每月都要到成都去复查和吃药,每月大概要5000元左右。好在她和女儿都恢复的比较好,能够做一般家务和不费力气的活路,让丈夫安心跑运输。她家列为精准扶贫建卡户后,干部群众都在帮助他们,他们有信心早日摆脱贫困,将来有能力了,一定要报答社会和所有好心人。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gaoying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