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丈夫烫伤终生进流食 娇妻无怨无悔伴终生

[日期:2016-10-18] 来源:县委宣传部  作者:吴启昌 [字体: ]

 

“他原来没有残疾之前就是个孤儿,我嫁给他就是为了照顾他。他烫伤残疾了,我觉得更应该照顾他,从来就没有想过离开他。”近日,在雷波县永盛中心乡石关门村,现年28岁的彝族少妇沈红英说。沈红英照顾食道堵塞不能喝水和进食的丈夫已整整8年,而今他们已有3个孩子,生活的重担压得她喘不过气,但她从不言放弃,而是以积极乐观的态度笑对人生。

蜜月甜蜜未尽 祸从天降

沈红英的父母原来居住在雷波县西宁镇,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父母搬迁到安徽省长丰县下塘镇埠南村居住,沈红英在安徽出生长大。

“我的亲戚住在永盛石关门村。”沈红英说,毕竟自己是彝族,因此经常回到石关门村亲戚家耍,初中毕业后,在亲戚家住了两年时间。2007年,经亲戚介绍,沈红英与同村彝族青年杨一根恋爱。杨一根是个孤儿,他出生才几个月时,母亲就因病去世了,5岁的时候,父亲也病逝了。杨一根由奶奶抚养,可是杨一根还不足10岁,奶奶也去世了,杨一根成为无依无靠的孤儿,靠左邻右舍帮助长大成人。

200853日,沈红英与杨一根举行婚礼正式结婚。婚后才半个月时间,夫妻俩就匆匆忙忙回到河南原来打工的钢铁厂打工。杨一根做的是烧高炉的工作,66日,上班还不到20天,杨一根正在烧炉,突然高炉爆炸,杨一根躲闪不及被铁水烫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上班的工友们赶来,立即把杨一根送到县人民医院抢救。

“当时他躺在医院病床上像死人一样,医院组织医生抢救,33夜才苏醒过来。”沈红英说,杨一根的颈部、胸部等处严重烫伤,看到皮开肉绽的丈夫,她感到浑身发冷,心里比冬天的冰块还要冰凉。

陪护治疗 树立生活信心

沈红英与杨一根打工的钢铁厂是一家私营企业,杨一根送到医院抢救治疗,3天后虽然苏醒了,但是既不能开口说话,也不能动弹,更不能进食。

“他从颈部以下都被纱布缠着,虽然苏醒过来了,但躺在病床上仍然像僵尸一样。”沈红英说,钢铁厂老板叫她照顾杨一根,每月1500元的工资。杨一根连水都不能喝,完全靠输液维持生命,他的左肩以下烫伤非常严重,几乎只剩下骨头。

大概治疗了3个多月,杨一根的伤好了许多,能够开口说话了,但仍然不能喝水和进食。医生为了杨一根进食,把一根导流管从他鼻孔插进胃里,叫沈红英每天加工流食灌进导流管。

“我从来没有看到过那样进食的,没有想到自己天天都有做那样的事情。”沈红英说,杨一根的伤通过治疗慢慢好了许多,渐渐地也能够下床走动了,但进食仍然要从导流管灌入。由于治疗严重的烫伤需要较长时间,长期靠从鼻孔插导流管进食非常麻烦,医生便在他肚子上安装了一根固定的导流管进流食。医生说等身上的烫伤基本好了以后,再到省城医院去做食道堵塞的手术,手术以后杨一根就能正常进食了。

杨一根在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年时间后,转到了郑州市一家省级医院继续治疗烫伤,主要是做食道堵塞的手术。大概在那家医院治疗了3个月时间,医院决定为杨一根做食道堵塞的手术。沈红英说,手术那天杨一根一早就被推进了手术室,直到中午后手术才结束。杨一根从手术室推出来,又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1个星期后才回到原来的病房。主治医师把沈红英叫到办公室,告诉她说,杨一根的手术没有成功,这一生他都只能靠导流管喝水和进食了。

如晴天霹雳,沈红英差点瘫倒在地上。医生劝她说,杨一根除了食道堵塞手术不成功外,其它烫伤都能治好。通过导流管进食完全能够维持生命,并且能正常生活。

每天都要把饭菜加工成流食倒进导流管维持丈夫的生命,那是什么样的生活?沈红英心里乱如麻。沈红英在心里想:与他结婚才1年时间,又没有孩子,自己才21岁,何不离他而去呢?沈红英又想:假如离他而去,他会怎样呢?别人又会说什么呢?沈红英在心里对自己说:我本来已离开凉山在安徽出生长大,为什么偏偏又要回来嫁给彝族小伙子呢?也许这就是人们说的缘分,或者说是上天注定了的。既然是天注定,我只有认命,只有照顾他一辈子。

然而,杨一根知道自己一辈子都不能喝水进食,要靠导流管输送流食维持生命后,感到非常绝望。他首先提出要与沈红英离婚,沈红英无论怎样表白发誓,他都坚持要离婚。一天,杨一根趁沈红英不注意,爬上病房窗台要跳楼自尽,幸好医生护士及时赶来,才避免了悲剧发生。

后来,通过心理医生的疏导,杨一根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在沈红英无微不至地关心呵护下,杨一根终于相信了妻子的真感情,夫妻俩相互鼓励,树立起了齐心协力创造美好未来生活的信心。

妇走夫随 形影不离

杨一根在郑州又住院治疗了一年时间,烫伤基本痊愈后便出院了。由于杨一根今后需要人照顾才能进食,还需要吃药后续治疗,他们便找钢铁厂老板要求赔偿。

“我们不懂法律,也不知道老板应该赔偿多少。”沈红英说,杨一根住院治疗两年多时间,老板花费了80多万元,但杨一根身体残废了,不但自己丧失了劳动能力,而且还需要别人照顾他的生活,要求老板赔偿是理所当然的。

钢铁厂老板对沈红英要求赔偿没有反对,他找中间人出面与沈红英协商。沈红英说,远在他乡没有亲人或朋友帮忙出主意,她也不知道应该要求老板赔偿多少才恰当。经过多次协商,老板只同意赔偿20万元。这20万元又被中间人拿走两万元,沈红英夫妇最后得到老板18万元的赔偿。

由于杨一根需要休养,2010年底,沈红英一家回到了石关门村,他们的大女儿也出生了。在家住了1年,没有1分钱的收入,沈红英觉得不能坐吃山空。每天丈夫都需要她亲自灌入三四次流食,一天也离不开她。沈红英不得不带着丈夫和女儿外出打工,走到哪里就带着父女俩到那里。

“因为带着一个残疾人和女儿,很多工厂都不愿意接收他们。”沈红英说,几年间,她换了几个厂,做过各种工作。在任何一家工厂,她除了按时上班,便是把做的饭菜用家用粉碎机加工成流食,让丈夫“吃”饱后,她才吃饭,而且还要照顾孩子。沈红英就这样带着丈夫和孩子,在全国各地奔波打工,她拼命工作,收入也只能勉强维持一家人的最低开支。

而今,沈红英已有3个孩子,她带着一家4口在江苏连云港一家钢铁厂打工。沈红英在厂里开行车,每月3500元的工资,丈夫在家照顾3个孩子。

“杨一根要买药吃,半年时间就要换一次导流管,娃儿也要花钱。”沈红英说,她的工资无论怎样打紧安排,都很难维持一家人的最低生活,经常向朋友借钱才能度过难关。特别是每天都必须亲自三四次做饭加工流食“喂”丈夫,又照顾几个孩子,尽管人年轻,但一天下来精疲力竭,一点都不想动弹。

回村生活 日子会越来越好

沈红英带着丈夫和孩子四处漂泊打工为生,她的3个孩子都没有户口,因此,在她打工的地方都没有上学和进幼儿园。

“那些城市读书费用太高,我娃儿即使有户口也读不起书。”沈红英说,大女儿已经7岁,最小的儿子也满4岁,是读书和进幼儿园了。这次她回雷波,比较顺利地给3个孩子都上了户口。让沈红英高兴的是看到开展精准扶贫工作后,石关门村的变化非常大,驻村第一书记了解她的情况后,把她家列为贫困建卡户。2013年,沈红英因为资金不足,借1万多元的债,修建了一层楼的平房,至今还没有还账。最近,第一书记为她争取到3万元资金,她准备在原来的楼房上再修一层楼,房子修好后,把还在江苏的丈夫和孩子接回来居住。

沈红英说,现在通村水泥路四通八达,入户水泥路修到家门前,有自来水,有电,还有网络。村里办起了幼儿园让娃儿免费入园,读小学也免费。回村居住,她的3个孩子都能够进幼儿园和小学读书,她在照顾丈夫的同时,可以种地,种核桃,还要养牲口赚钱。

“我才28岁,现在国家政策非常好,又有当地政府关怀和干部群众的关心帮助,只要我踏踏实实地劳动,我相信今后的日子会越来越好。”沈红英说。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gaoying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