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阅读新闻

彝家妹子 一生服侍残疾丈夫无怨无悔

[日期:2017-03-22] 来源:县委宣传部  作者:吴启昌 [字体: ]

 

雷波县永盛中心乡石关门村彝族姑娘沈红英临近而立之年,春耕生产临近,农活一天比一天忙。但不管农业生产或者其它家务琐事如何繁忙,她每天都不得不把一件让她揪心的事情重复做几次——给因食道堵塞不能喝水和进食,靠安装在肚子上的塑料导管灌流食维持生命的丈夫进流食。

一年365天,正常人一日三餐,沈红英却每天至少4次给丈夫进流食,如此已整整9年了。沈红英其实可以选择离开丈夫,丈夫也同意她离婚,趁年轻重新组建家庭。但沈红英坚信青年男女结婚组建家庭是缘分,是上天的安排,既然上天安排给她一个残疾的丈夫,她今生今世服侍丈夫一辈子无怨无悔。

一瞬间飞来横祸

沈红英的父母原来居住在雷波县西宁镇农村,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搬迁到安徽省长丰县下塘镇埠南村居住,沈红英在安徽出生长大。

沈红英初中毕业没有上高中,回到雷波县永盛中心乡石关门村亲戚家玩耍。

回到家乡与本民族的亲戚朋友在一起,有共同的语言、穿着打扮和风俗习惯等等都一样,觉得人与人之间特别亲切。沈红英说,由于不愿意回安徽, 2007年,经亲戚介绍与同村彝族青年杨一根恋爱,20085月正式结婚。

夫妻俩为了挣钱建设好自己的安乐窝,没有度完蜜月就匆匆忙忙回到婚前打工的河南一家钢铁厂打工。杨一根做的是烧高炉的工作,谁知上班还不到20天,高炉突然爆裂,正在值班的杨一根躲闪不及,一瞬间就被铁水烫倒在地不省人事。工友们赶来,立即把杨一根送到县人民医院抢救。

杨一根在县医院抢救治疗3天后才苏醒,但是既不能开口说话,也不能动弹,更不能进食。在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年时间后,杨一根转院到郑州市一家省级医院继续治疗,主要是做食道堵塞手术。

做食道堵塞手术那天,杨一根一早就被推进了手术室,直到中午后才从手术室推出来,却又被推进了重症监护室。沈红英说,一个星期后杨一根才回到普通病房,哪知主治医师把她叫到办公室,告诉她杨一根的手术没有成功,这一生都只能靠导流管喝水和进食了。

    医生的话如晴天霹雳,沈红英差点瘫倒在地上。医生劝她说,杨一根除了食道堵塞手术不成功外,其它烫伤都能治好。通过导流管进食完全能够维持生命,并且能正常生活。

丈夫靠进流食维持生命,那是什么样的生活啊?沈红英心里乱如麻。杨一根知道自己的情况后,感到非常绝望,他主动提出与沈红英离婚。一天,杨一根趁沈红英不注意,爬上病房窗台要跳楼自尽,幸好医生护士及时赶来,才避免了悲剧发生。面对残酷现实,夫妻俩都情绪低落。沈红英在心里对自己说:我本来已离开凉山在安徽出生长大,为什么偏偏又要回雷波嫁给彝族小伙子呢?也许这就是缘分,或者说是上天注定了的。既然是天注定,我只有认命,只有服侍他一辈子。通过心理医生的疏导,杨一根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在沈红英无微不至地关心呵护下,杨一根终于相信了妻子的真感情,夫妻俩相互鼓励,树立起了齐心协力创造美好未来生活的信心。

一肩挑起五口之家

杨一根在省级医院住院治疗了一年多时间才出院,钢铁厂老板前前后后为他花费了80多万元的治疗费。杨一根虽然治好了烫伤,但是身体残废了,不但自己丧失了劳动能力,而且还需要别人照顾他的生活,为此,沈红英要求老板给予赔偿。钢铁厂老板对赔偿要求没有反对,他找中间人出面与沈红英协商。

我们远在他乡没有亲人或朋友帮忙出主意,不知道应该要求老板赔偿多少才恰当。沈红英说,经过多次协商,老板只同意赔偿20万元。这20万元又被中间人拿走两万元,沈红英夫妇最后得到老板18万元的赔偿。

拿到赔偿款后,由于杨一根需要休养,2010年底,沈红英与丈夫回到石关门村,他们的大女儿也出生了。在家除了种地和带女儿,沈红英每天都要给丈夫灌四五次流食,没有1分钱的经济收入。沈红英觉得不能坐吃山空,1年后,他不得不带着丈夫和女儿外出打工,走到哪里就带着父女俩到那里。

因为带着一个残疾人和女儿,很多工厂都不愿意接收我们。沈红英说,几年间,她换了几个厂,做过各种工作。在任何一家工厂,她除了按时上班,便是把做的饭菜用家用粉碎机加工成流食,让丈夫饱后,她才吃饭,而且还要照顾孩子。沈红英就这样带着丈夫和孩子,在全国各地奔波打工,她拼命工作,收入也只能勉强维持一家人的最低开支,生活的重担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一生服侍丈夫无怨无悔

时间如白驹过隙,随着时间推移,沈红英已有3个孩子,由于带着丈夫和孩子长期漂泊打工为生,她的3个孩子都没有上户口。去年10月,她从江苏回家为3个孩子办理户口,看到开展精准扶贫工作后,石关门村的变化非常大。

2013年,沈红英因为资金不足,借1万多元的债,修建了一层楼的平房。由于一家人长期在外打工,房屋无人管理杂草丛生,一些地方甚至开裂,下雨天雨水漏进屋里。该村驻村第一书记了解她的情况后,把她家增补为贫困建卡户,为她争取到3万元资金,维修房屋。沈红英用3万元钱在原来的楼房上又修建一层楼,由于资金不足,她除了自己不会做的活路请师傅做外,其它任何事情都自己动手。她一个人每天天不见亮便起床背砖上楼,晚上村子里早已静悄悄的了,她仍然还在汗流浃背地背河沙上楼。每天还必须亲自四五次做饭加工流食丈夫,又照顾3个孩子。沈红英说虽然人年轻,但一天下来精疲力竭,一点都不想动弹。

石关门村是该县171个贫困村之一,通过脱贫攻坚战,通村水泥路四通八达,入户水泥路修到了家门前,有自来水,有电,还有网络。村里办起了幼儿园让娃儿免费入园,读小学也免费。沈红英的房子修好了,3个孩子都进了幼儿园和村小学校学习。沈红英说,现在国家政策非常好,她建好了住房解决了最大的困难,但仍然摆在面前的困难是丈夫需要随时吃药保养,每半年左右要换一次安装在肚子上进食的导流管,需要几千元,而家中没有比较稳定的经济收入,经济压力令她愁眉不展。再有丈夫进食必须她亲自动手,她本想外出打工,让丈夫在家照顾子女读书,却因丈夫离不开她照顾不能出门。

我要教丈夫学会加工流食照顾自己,这样我才可以放开手脚打工挣钱。不管怎样,党的政策越来越好,我相信今后的日子也会越来越好。沈红英说。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gaoying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